小说源源 > 玄幻魔法 > 北界邪说 > 第458回 幕后弈者齐现身

第458回 幕后弈者齐现身(1 / 1)

先前,因为舒雨桐和水千落的求情,白禹开放过了逆天子,没想到他粉碎了恐怖的绝杀阵法之后,再一次持剑来到了逆天子的面前。

逆天子愣了一下,问道:“你要食言杀我?”

“我何时说过要放过你。”白禹开说着举剑指向了他。原来白禹开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不杀他,只是在水千落哀求之下收剑退开了而已。

逆天子顾不上回忆先前的举动,向他感叹道:“原来你并没有疯,只不过是按照自己的原则行事。无论是打退母铜溪二人,或是说动冷无风放弃绝杀阵法,还是现在举剑杀我,都是如此。”

经他这么一提醒,白禹开想起了被他冻结成冰的母铜溪和岳红杉二人,左手运起冰系功法,二人身上的冰冻瞬间解除。二人重获自由,皆气愤不已,再看冷无风竟然也露面了,二人更是又惊又恼。

白禹开重新面对逆天子,举剑对他道:“我此举并不是要杀你,而是要你师父道浊仙人露面。”

逆天子顿时心中火起,道:“你要动手就动手,何必借故寻找其他理由。我师父明明在黑紫神宫,怎么可能此刻出现救我?刚才我还对你心有敬意,现在真觉得你不过是一个虚伪小人。”

“我懒得跟你解释。我只和你打一个赌,以你的性命为赌注,就赌你师父愿不愿意救你。”白禹开不愿再废话,手中之剑蕴含无上威能,向着逆天子身上刺了过去。

逆天子虽知双方的实力天差地别,但还是不愿束手待毙,一边向前出剑,一边快速向后退去。他的身法虽然极快,但白禹开的动作却是更快,眨眼之间就来到了他的面前。

逆天子手中宝剑发出的极强闪电激射而出,白禹开躲也不躲,直冲而来,以身体硬接下了闪电伤害,手中破浊剑对准了逆天子的咽喉,准备一剑封喉。

这一回合快如惊雷,却又慢如度年,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一幕,皆震惊于白禹开的强大和果决。林间的舒雨桐悲痛交加,惊呼一声:“不要……”

便在这电光火石的刹那,忽见一道黄符从天而降,出现在了逆天子的面前,挡下了白禹开的剑。破浊剑刺在这道黄符之上,竟然无法寸进分毫,如同刺在了一座万仞高山之上。

下一瞬,黄符上发出一股巨力,将白禹开连人带剑都震飞了,向后几个翻转,卸去了这股力道后,停在了五十丈远的地方。

众人大惊失色,能够将白禹开击退,只怕只有道浊仙人能够有这个能耐,看来他就在附近。

白禹开站立不动,非但没有受挫后的苦恼,反而一脸狂喜,抬头看着天上某处,高声道:“我就知道道浊仙人就在城内。”齐聚文学

逆天子顿时大喜,抬头看向空中,低声道:“多谢师父救命。”

就在众人的目光之中,空中出现了一个人影,而后缓缓降落,出现在了众人头顶的半空,悬于众人之上,傲视着所有人,正是截教教主道浊仙人。

“你是如何得知我在这里的?”道浊仙人向白禹开问道。

白禹开道:“我从两个方面判断得来。第一,我听闻包括光明神教之人在内的所有人都被你们关押在了赤方城,你们这是要以他们为饵诱等人来解救,自然不可能不准备一个大陷阱,既然是大陷阱当然要教主本人亲自坐镇。第二,我在赤方城外就注意到城内有一股符咒之力,那是截教教主特有的灵力。”

“很精准的判断。”道浊仙人道。

逆天子愣了一下,回想起白禹开刚入城时就在问教主在哪,还遭受了他无情的嘲讽,现在听来真正无知的却是自己,逆天子惭愧不已,暗骂自己太过愚蠢。

道浊仙人又问:“你是如何瞧出我符咒之力的奥妙的?”

白禹开道:“自我修习了‘紫寐心经’,对灵力的波动十分敏感,能够感知到常人在意不到的东西。”他忽然觉得好奇,又问道:“不知教主亲自出马,却不知是准备对付谁?此刻教主现身,只怕他早就逃遁了。”

道浊仙人笑道:“他并没有逃遁,他已经在城内了。”

“哦,他是谁?”白禹开更加好奇了。

道浊仙人的脸上现出了有趣的笑容,右手一抬,手中忽然多出了五道黄符,绕着他的手不停旋转,而后他对白禹开道:“刚才你拿我徒儿的性命赌,现在我也拿你的性命赌一把,看看他是否也能够露面。”

白禹开心头一阵紧张,还来不及思索,忽见道浊仙人伸手向他一指,那五道黄符直飞而下,往白禹开身上射了过来,速度快得难以置信。

白禹开一剑挥出,便有一股寒冰气浪飞出,但却无法阻挡五道黄符,仅一瞬间,它们便来到了近前,眼看就要击中他的身体。

便在这紧要关头,白禹开左手向前一拍,顿时在面前出现了一道冰墙,将他护在之后。与此同时,身体后倾,以最快的速度向后飞退而去。他刚退出两丈远,便听“砰”的一声,冰墙碎裂倒塌,五道黄符再次追了过来,势不可挡。

白禹开见退避不及,只得向前出剑,剑招灵动迅捷,一剑刺中五道黄符。但这些薄纸黄符却如万丈高山一般坚韧,非但刺不破,而且推不走,反而是白禹开被黄符上的反震力道震得手腕发麻。

下一瞬,五道黄符向着白禹开直冲而来。白禹开无法抵挡,只得把剑一横,“当,当……”五个声响,五道黄符撞击在了破浊剑上,巨大的力道将白禹开震飞了出去。

这是绝对实力的差距,白禹开飞在空中,脑海中忽然觉得懊恼,自己平生所学最精者乃是水系法术,来到北界之后机缘巧合之际学了“紫寐心经”,值此紧要时刻他发觉自己竟然没有趁手的杀敌功法。

“轰”的一声,白禹开重重摔在了地上,后背火辣辣地疼,眨眼间那五道黄符再次飞了过来,这一次足以杀人夺命。

便在此危急关头,白禹开面前的地面上发出“轰”的一声,无数树藤从地下竖直长出,急速生长,变大变粗,仅一个瞬间便出现了一道树藤之墙,挡在了白禹开面前。

五道黄符很快便击中了树藤,不同于先前的无坚不摧,这一次五道黄符却是贴在了树藤之上,完全没有任何威能强大的杀伤力,就好似再普通不过的黄纸。

茂密的树藤之间,梅还空闲庭信步走了出去,抬头看着半空处的道浊仙人。

白禹开看着忽然出现的梅还空,并不觉得吃惊,反而觉得他及时出现是再正常不过的,他看着梅还空的背影,缓缓站了起来,猛然发觉自己时至今日还是那么依赖他,就像以前一样。

以前,无论梅还空惯使阴谋算计,或是做事不择手段,都无法使白禹开对他有所轻慢。因为他不光对白禹开慈爱有加,而且都能在他最危急之时施以援手。即便是梅还空这一次要以无数无辜截教门人的性命为引,发动针对道浊仙人的绝杀阵法,白禹开也很难对他有所指责。有时候白禹开都在想,即便整个世界都在仇视梅还空,他也无法对他苛责。

道浊仙人看着现身的梅还空,道:“不错,只有你懂得我这五行符的玄妙,也只有你能破解。”

梅还空道:“现在,你我的对弈已经蔓延到现实世界了,看看是你胜,还是我赢。”

“好,一战定胜负。”道浊仙人说着忽然直飞而起,一瞬间便飞入了高空之上,霎时间城上的天空电闪雷鸣,无数电光闪电宛如蛛网密布,好看之余,更是充满着压迫感的力量。

最新小说: 这个诅咒不对劲 是你要退婚的,现在你哭什么 拥有外挂的我杀穿副本世界 完美世界之重瞳崛起 什么道祖,我只想当国师 对不起,您的阳寿不足 疯了吧!你的御兽正常吗? 浮魔界 血瞳灭世:帝尊心尖宠 灵动三千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