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源源 > 武侠修真 > 阴山箓 > 第一百三十五章 缺德刺客 挚爱亲朋(上)

第一百三十五章 缺德刺客 挚爱亲朋(上)(1 / 1)

血气弥漫,游魂四起,天地元气在神通法力作用之下不断地扰动,一道道煞气在空中凝结,天人感应之下,愁云惨淡,就连天上的日头都挂上了一抹惨白。

一个瘦长的影子伫立在距离长生教不远处的一座小山上,他嘴角叼着一根青草,左手提着一柄狭长的古剑,他双眸盯着远处的天空,黝黑地眸子动也不动。

长空之上,雾锁千山,剑光流转。

苏彻与弄月之间的战斗刚刚开始,远没到分出胜负的时候。

比起地面上那些分不出高低的黑手死斗,上面双方的博弈显然更能吸引年轻人的目光。

咯嘣,咯嘣。

一个孩童头上梳着双抓髻,穿着一件华贵的裘衣,正半坐在旁边的大树上,他手里抱着一个黄皮纸袋,从里面摸出来一枚枚胡豆送进嘴里。

瘦长的剑客转过头望向那孩童,盯着他手中还带着烟火气的纸袋。

那孩童看见了他的眼神,将黄皮纸袋子往前一伸。

「苏州刁家老号的怪味胡豆,好吃的嘞,要不要尝点?」

瘦长剑客摇了摇头。

「苏州?」

「哦,就是慈州,自从黄天道的那位天下行走死了以后,听说就有百姓共同上书,要追记这位的功德,请命树碑,南边朝廷就降下旨意,改慈州为苏州。那驮碑的石头王八听说都是水里的妖族供奉的,先是下了好大一场雨,然后就是沧浪水暴涨,冲上来一个大石头王八……」

童子那里絮絮叨叨,青年剑客皱紧眉头。

「你也是多年的老魔,这种骗人的鬼话也信吗?树碑不是什么好事,若是这碑立在心里,立在口头上,倒也还好,真竖起来,不管人是好是坏,这碑早晚都要被砸。」

无忧天啧啧两声。

「你们东海的剑客不都讲究至真至诚么?怎么花费心思琢磨这些人心诡谲?」

「至真至诚又不是一定要当傻子,更何况那还是对剑,不是对人,人不配。」

无忧天吐了吐舌头,不知道是对这剑客作怪,还是被胡豆辣到。

天可怜见,什么胡豆能辣到一位六欲天魔。

「麻衣不是花了重金请你出手么?怎么有闲情雅致在这里陪我看戏?他可是跟凌空在域外虚空打出了真火,你还不过去帮手?」

无忧天望着身边的剑客,心头不由得有些嫉妒的情绪。

顾羽寒,东海离合阁的长生剑修,年轻一代中最锐意进取的刺客,不过二百载便证道长生。

即便放在东海剑宫之中,也是出类拔萃的弟子。

面对这样的天才人物,回想起自家一路行来的诸多不易,当真是让人望之心塞。

「本门的太上长老也来了,他老人家吩咐,域外那边有他亲自看顾?」

「空空儿?」

无忧天一想起这位的凶名,紧张地望向两边。

殒身这位剑下的长生真人不知凡几,这位是出了名的无所顾忌,什么境界名声全都置之度外,只要钱给的足够,杀谁都能下得去手。

无忧天自问平日里没少得罪人,一想起这位的赫赫凶名,生怕这位搂草大兔子,若是接单接到自己头上,那就大大不妙了。

「你在担心什么?」

顾羽寒看着一旁的无忧天,此刻眼前六欲天魔周身气机流转不定,身影也渐渐缥缈,一副要动手的样子。

「嗯……」

无忧天狡诈多智,可是想起来空空儿的名头,一时之间也有些语塞。

「本门的确是接了取你性命的单子,不过并不是空空儿长老亲自办事。你还差点事……」

虽然有些被羞辱,不过等等。

「那我就放……你们接了单子?」

顾羽寒有些懵懂地看着无忧天:「是啊,不然吃什么。」

你一个长生剑修用考虑吃什么的问题吗?

无忧天一时气短。

「宗门上下那么多人,处处都要花钱,不收钱出去砍人,大家吃啥喝啥,难道你们北极元宫管饭吗?」

「我们倒是想管。」

无忧天有些愤愤地说道:「就怕管不起。」

「听说贵宗的悲怒天前辈已经成就自在天魔尊位,恭喜贺喜,到时候在北地大展宏图,我们也可以找个依靠。」

顾羽寒不知道何时来了兴致好奇地望向旁边的无忧天。

这厮居然能有好话?

无忧天看着眼前的年轻剑客。

「怎么?」

「先生知道本门的规矩,若是有人开出赏格,本门斟酌之后是一定会接的。」

「是,不然你们没钱吃饭。」

「但是空空儿长老也说过,大家虽然不过混口饭吃,但是有些买卖能不做还是不要做,毕竟与人活路,自己才有活路。」

「所以?」

「所以对于像前辈这样的大人物,只要能出跟这单子一样的价钱,本门就可以退单了账,再不敢冒犯前辈的虎威。」

这都什么跟什么。

无忧天嚼着胡豆,难怪自己在这边慢慢看戏,就有这离合阁的刺客摸过来,还说是这位准备问自己何时出手帮助麻衣,想不到却是来问这改行的买卖。

「贵宗的太上长老果然不凡,先是领着你们进入了刺客这个行当,如今又要改行劫道了。」

无忧天微微眯起眼睛:「这不就是打劫吗?」

「不敢,只不过是讨口饭吃。」

「武装讨饭?」无忧天看着眼前的年轻刺客道:「我怎么知道你们不是诓我?」

「前辈可以试一试,晚辈只是过来提醒一下。」

无忧天将手里的胡豆尽数送进嘴里:「我现在听懂了,这就是打劫。行吧,派个人拿上单子,去北极谈谈。」

他向着顾羽寒翻了个白眼:「既然都是生意,总得让我们可以还个价。」

「前辈说得有理,等我回去以后问问宗门长老,看看能不能拉出来个章程。」

无忧天点了点头。

「另外,前辈有没有什么对头,想要下单?」

真是挣钱没够。

「没有,本座与人为善,吃斋念佛,扫地恐伤蝼蚁命,爱惜飞蛾纱罩灯。我佛慈悲。」

这位六欲天魔双手合十。

「那下面那些人呢?」

顾羽寒指着此刻战成一团的

沙场。

「前辈在这里坐着,应该就是看他们两败俱伤的意思,麻衣这边最好也是元气大伤,日后贵宗入主长生教才更方便。不如这样,有谁合适,我帮前辈出手,日后麻衣魔君问起来,也免了很多波折。」

「别这么讲,麻衣魔君乃是本座刚认下不久的好师弟,乃是异父异母的亲手足,不拜在一个老师门下的亲师弟,他元气大伤,我可是会流眼泪的。」

无忧天长叹一声说道。

「更何况,就算是我亲手把这些人都杀光了,麻衣师弟也不会生气的。因为对于我们魔门来说,这些都是随时可以丢弃的棋子而已。」

「道友,这就是魔门,所以我一个子都不会出,实在不行,我亲自动手。」

「那真是可惜了。」

顾羽寒摇了摇头,一副万分惋惜的样子。

免费阅读.

最新小说: 清微天尊小说 人在西游写小说圣人都来催更了 清微天尊女主 清微天尊怎么样 清微天尊顶点 清微天尊三喵道尊 轻微天尊 小说清微天尊 清微天尊下 清微天尊境界划分